佟大为:演员这个职业束缚了我们,知道的太少

  佟大为很惋惜做演员的局限性:“我觉得我们这个职业还是束缚了我们,很多事儿不了解。拍戏空档遇到一些特殊的职业,遇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老师、教授什么的,我也去跟他们请教。”佟大为:演员这个职业束缚了我们

  佟大为主演的电视剧《人间至味是清欢》开播了。这是他2015年《我的宝贝》和《虎妈猫爸》之后,两年来出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剧中佟大为扮演了一个“三无”码农丁人间,第一集便要面对来自妻子的换房压力。

  说起这个角色,佟大为说,自己还专门与互联网公司的朋友聊过几次,了解作为一名“码农”的思维模式。最后,在造型上他还选择了码农的标配——格子衬衫。

  丁人间这个角色其实是佟大为在和编剧聊天的过程中一点点建立起来。刚拿到剧本的时候,他看了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被罗伯托·贝尼尼饰演的主角的人生态度所打动。那部电影里,贝尼尼扮演的父亲在二战集中营中一直用各种手段让儿子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佟大为说,这个角色面对一切的态度让他觉得特别适合丁人间。

  于是在和编剧冯媛的长谈中,丁人间这个角色逐渐成长,最后变成了一个容易满足但绝不柔软的角色:“我觉得《美丽人生》里边的那个人设,是我特别想在这个戏里表达的。一开始那个人设可能有点偏阿Q,但是我觉得现代社会可能还是要让观众看到一些这种反击。我是与世无争,但是你不能欺负我。你欺负我,我也会用我的方法回击回去。”

  《人间至味是清欢》在去年夏天开机,从那之后,佟大为工作安排一直没有停歇。电视剧11月杀青后,他又在2017年的上半年接下了潘源良的新电影《圣保罗谋杀案》。为了这部电影,他留了头发,有专门进行了必要的训练,把自己的上半年完全浸润在这部电影里。这让结婚十年的佟大为跟我们感慨,觉得要把足够的时间留给家人。

  采访时,他向我们讲述自己看过的一篇文章。那是关于撒切尔夫人和她子女关系的文章。佟大为说,因为工作关系疏于对孩子的陪伴,年纪大了之后容易变成孤独的老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孩子,应该付出质量更高的时间。

  对于这点,佟大为举了个例子:陪孩子的时候自己在玩手机,把孩子冷落在一旁。“所以我们对于孩子付出多少,我们将来就能得到多少回报。我们如果现在糊弄孩子,将来早晚有一天孩子也都会找回来。”

  采访中,佟大为也在惋惜做演员的局限性:“我觉得我们这个职业还是束缚了我们,很多事儿不了解。所以我现在有机会不拍戏的时候或者拍戏空档遇到一些特殊的职业,遇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老师、教授什么的,我也去跟他们请教。包括有一些学习的机会,我也会去参与。现在知道自己学的东西少,自己知道的东西少。”

  不过,他也在期待能有更多表演上的拓展。佟大为说,自己也会梦想有一天能与昆汀或者波兰斯基这样的导演合作。而在这两年新导演纷纷涌出的当下,佟大为也希望能与新导演合作出不一样的作品:“我觉得这两年年轻的导演,新导演出来,他们的技术,他们的这种风格化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厉害了。我希望能够有一个真的可以大家一起再成长的,或者是几个这样的搭档。”

  

佟大为:演员这个职业束缚了我们,知道的太少

 

  以下为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昨天《人间至味是清欢》已经放了前两集了。首先看到您这次演的又是一个可以说没车没房的小人物,演起来有什么感觉?

  佟大为:演起来还挺好的。这个角色写的是一个特别容易知足、特别容易满足的一个丁人间。

  网易娱乐:而且这个作为一个IT工程师,一上来就开始遇到了倒霉事儿。您在演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刚开始碰到的就是这么多的不顺心的事儿,演起来会不会觉得跟以往的角色不太一样?

  佟大为:剧本就那么创作的,没办法。但是我知道其实去年确实很多小的游戏公司倒闭了。也真的有身边的朋友是做游戏的。

  网易娱乐:自己会特定的给他设计一些习惯的动作或者神情吗?

  佟大为:那还真没有。但是我里边穿了很多格子衬衫,码农的标配,格子衬衫。

  网易娱乐:所个这次演起来,也是跟陈乔恩第一次合作。跟她演这样一个看上去像是欢喜冤家的角色,演起来怎么样?

  佟大为:我觉得乔恩演喜剧有她独特的特点,是别人身上没有的。她经常给到的节奏,她有一些语气助词,给这个角色加分很多。

  网易娱乐:这次出匈牙利的外景感觉如何?

  佟大为:第一次去中东欧布达佩斯,对那还真的印象特别好。它一座桥连接了布达和佩斯。那的建筑、食物、红酒、景观都特别好。感觉没有被特别开发的一个欧洲的国家的一个城市。

  网易娱乐:听说在那边遇到了亲戚?

  佟大为:对。我在那里确实找到了一个亲戚。反正确实是在那,有一天睁开眼睛接到我妈妈的电话说“你表妹也在那”。我说“什么”?真的有个表妹在那。

  网易娱乐:这也是你第一次跟台湾的团队来合作,觉得跟以往的内地团队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佟大为:团队还是我们的团队,只有导演和乔恩是台湾的。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陈铭章导演对于拍都市喜剧、偶像剧,他有他比较独特的手段和拍摄的手法。包括一些特别的镜头。我这次跟他合作学了一些,有一些戏应该用什么样的镜头。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表演其实最主要还是演员之间的配合能够有那种化学反应。我们俩只要是有那种化学反应,导演就觉得OK。如果他觉得两个人的状态不对,他就会调整。

  网易娱乐:因为之前不少电影里面,导演们都特别喜欢让您来演一些以小见大的这种小人物,不管是无名的战士或者帮助被拐卖儿童的律师,都是小人物。这次其实演的好像也是一个比较小的人物。演起来跟以往有什么不一样吗?

  佟大为:这次的这个人是一个很乐观、很积极、很向上的人。我觉得这个好像也是我特别希望通过这个戏来传递给观众的正能量的价值观。因为前边可能是他遇到一些挫折,生活和工作都发生一些变故,可能观众会觉得这个人比较窝囊。但是慢慢大家会发现他的转变以及他坚持不会变的一些东西。他坚持不会变的还是他的乐观、积极、与人为善的这种人生态度。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和人生态度,让他种了很多善因,然后在这个戏的后边会结出善果。

  网易娱乐:所以这也是相当于您把自己的这种人生态度通过角色传递了出来。

  佟大为:也不是。我最早拿到这个剧本,我跟编剧冯媛,我们俩也是特别好的朋友,然后就聊。那段时间刚好看了一个豆瓣评分很高的叫《美丽人生》,一个老片,好像是九几年还是2000年初的一个老片。

  然后我就觉得那里边那个人设,他面对二战、面对战争、面对那样的一个环境,他的人生态度,我觉得特别适合这个丁人间。就是说,我乐观,你可以欺负我,我面对比我强的人的时候,可能眼前你会占便宜,但是早晚我会把这个事儿给你找回来。我会用我的方法,用我的智慧,用我能够做的去回击给你。但是我不是一个会伤害人的人。

  我觉得《美丽人生》里边的那个人设,是我特别想在这个戏里表达的。一开始那个人设可能有点偏阿Q,但是我觉得现代社会可能还是要让观众看到一些这种反击。我是与世无争,但是你不能欺负我。你欺负我,我也会用我的方法回击回去。

  网易娱乐:像以往你演不少角色的时候,都会做很长时间的角色的调研或者体验生活这样的,这次有没有专门跟朋友之类的聊一聊?

  佟大为:聊了。我找了一个当时在BAT里的朋友,然后约了几个他们很典型的码农吃过一回饭,然后大概讲了一下他们的生活状态,穿衣风格。其实主要还是思维模式。

  网易娱乐:他们的思维是什么样的?

  佟大为:程序吧。得按程序走。不是有这样的一个段子么,说码农的老婆给码农发微信说,晚上回来买一斤包子,看见西瓜买一个。等回家以后,他媳妇看见码农买了一个包子。这就是码农的思维模式。因为他确实是看见了西瓜,所以他买了一个包子。得按照他们那个程序走。

  网易娱乐:您觉得您自己是一个生活中这种程序直线的人吗?

  佟大为:有的时候吧,有的时候可能也是这种。

  网易娱乐:这种直线式的人是不是体现在,比如自己在演戏的时候特别愿意去拼的这种?

  佟大为:没有,就是我得专注,我不能干别的事儿。我必须脑子里头只想这一件事儿,我就能把这件事儿做好。否则的话,我自己都会慌。如果有太多事儿让我去分神,我会觉得现场我的状态会不对。

  网易娱乐:所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的作品每年产出很固定。

  佟大为:对。还是得专注。另外一个就是要等到自己觉得这个剧本是OK的,这样的项目。所以演员有的时候还是被动。所以做了自己的公司,然后我们应该是今年会开一个公司原创的孵化了两年多快三年的项目,一个剧本。

  网易娱乐:现在时下的很多演员明星都会加入到真人秀,你自己会有这种考虑吗?

  佟大为:我做过一些真人秀。但是我现在还是会把主要的精力放到演戏上。我觉得真人秀不是适合所有的演员去参与,可能综艺感比较强的那一类的演员,他们能够在真人秀的游戏当中玩的更得心应手。但是有一些演员可能还是得专注的去演戏。还是不是同一种艺术形式。

  网易娱乐:像这样同时的演电视剧和电影的话,觉得自己演戏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吗?

  佟大为:不一样。而且我觉得拍电影的时候要准备的东西可能更多一些。因为电影,你要拍的那个东西时长有限,出来的东西必须要精准。它不像演电视剧,因为时间长,你在那个环境当中可能拍个十天半个月,你自然而然的就是会有一些人物该有的东西,那个状态慢慢的加到你的身上。但是电影可能上来就必须直接要有那个状态。你有一场不精准的话,你回头看完成片的时候,就会觉得怪怪的。

  网易娱乐:可能很多演员会担心自己演电视剧演多了,会让表演更行活的那种感觉。自己会有这种担心吗?

  佟大为:我觉得不一样的作品就会不一样的表现。《人间至味是清欢》,我觉得还是得益于我去年接这个项目之前看了很多的相关的电影,我把自己的很多想法跟编剧聊了之后,她帮我实现了。包括有一些电影情节也放在里边。

  网易娱乐:我很好奇,这次算是您自己第一次这么主观的或者这么大量的参与到了幕后的工作中吗?更多的是自己的想法这样的?

  佟大为:不是第一次。这个戏也是我们公司联合出品。然后另外还有一部叫《如果可以这样爱》。那个戏也应该是在湖南台,会近期跟大家见面。那个也是参与了一些剧本的修改,然后跟编剧一起,跟导演一起。

  网易娱乐:现在把自己的工作其实安排的还算非常满的,然后平常好像也会去健身。自己现在是很享受健身的这种状态吗?

  佟大为:我觉得真的每个成年人都应该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锻炼方式。因为那个是对自己、对家人、对父母的一个负责。因为你健康了,你才能更好的去照顾他们,照顾身边的人,照顾自己。

  网易娱乐:这种养生和喜欢美食,你觉得矛盾吗?

  佟大为:不矛盾啊。我喜欢美食,但是我觉得吃东西这件事儿,那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叫“存天理灭人欲”。这个话的意思就是,我们吃喝拉撒睡这些七情六欲该有的正常的范围,我们必须要去吃喝拉撒睡、爱恨情愁,这些该有的一定要有。但是不要多。所以美食可以吃,但是有节制的吃。美酒可以喝,有节制的喝。但如果那些你不享受的话,那也不是一个人生活的状态。

  网易娱乐:这个也算是很享受当下生活的状态。您现在拍戏和家庭生活两边怎么样平衡?

  佟大为:我今年因为上半年准备要拍潘导的戏,所以一个是留头发,然后再加上要学一些技能,所以上半年就没拍别的戏。跟孩子过了半个假期,我觉得还是要留足够的时间跟孩子在一起。我前一段时间看朋友圈发了一篇文章讲的特别好,特别值得像我一样工作比较忙,疏于陪孩子的这些家长。里边讲撒切尔夫人,就是英国原来的首相,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就讲她的儿子和她的女儿跟她的关系,因为年轻的时候,她因为工作的原因,她疏于对孩子的陪伴,导致她跟孩子关系没有那么近。其实年纪大了以后,孩子跟她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好。她其实是很孤独的一个老人。包括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她的孩子对于她的那个态度。我觉得真的是必须要多陪孩子。

  这个东西哪怕是一个私心也好,就是说不希望将来自己跟孩子的关系不像是一家人。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自己身上的遗憾,自己小的时候没有完成的、没有实现的或者是自己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一些事情,我希望能够在孩子身上完成的,这些其实都需要父母的陪伴去完成的。不是说,我希望你干什么,你去干去吧。然后我自己在这玩手机。

  那个公众号讲的特别好,就是说现在很多人陪孩子的时候玩手机。其实像糊弄孩子一样,如果我们换位思考,朋友和我们聊天的时候,我们在那玩手机,那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态。就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对于孩子付出多少,我们将来就能得到多少回报。我们如果现在糊弄孩子,将来早晚有一天孩子也都会找回来。

  而且那个找回来这个事儿,我们觉得是小,最主要是你错过了对于孩子的最佳的教育的阶段。其实那个东西会影响他一生。所以我这次刚好在国外拍戏,他们还有周末休息,有时间看片子、看书,就看到这些东西。我就觉得,这次回来我自己就下定决心。

  所有的他们的假期,哪怕我不能陪全程,我也要跟他们一起去他们想去玩的地方。另外一个就是,哪怕我出差在外边拍戏,我每天要跟孩子视频,跟家人视频。

  网易娱乐:像剧中的话,您扮演的丁人间可能是一个三无的人,但是像乔恩扮演的安清欢是一个副总助理,有车有房。您觉得像这样的话,在现实生活中会生活的很好吗?

  佟大为:我觉得为什么他俩这个人设最后能够走到一起,正是因为丁人间他??现在可能说的有一点早,但是也可以剧透一下。就是因为他的婚姻很快就要发生变故了,他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他对于人生有足够的经验。另外一个,他那么多年,他的价值观和他的性格是吸引安清欢的。

  也正是因为安清欢之前经历过她之前的爱情,她知道她自己想要什么。哪怕她遇到了丁人间这样的经济适用男,但是这样感情是可以陪伴的,是可以长情的一段感情。所以他们俩应该??有直播啊,就是他们最后有可能会走到一起哦。

  网易娱乐:您刚才也说到丁人间的人生经验是一个丰富的,那您觉得您自己现在可以这么形容自己了吗?

  佟大为:我觉得我们这个职业还是束缚了我们,很多事儿不了解。所以我现在有机会不拍戏的时候或者拍戏空档遇到一些特殊的职业,遇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老师、教授什么的,我也去跟他们请教。包括有一些学习的机会,我也会去参与。现在知道自己学的东西少,自己知道的东西少。

  网易娱乐:我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在看公司的海报,我就突然发现您跟陈可辛拍过两部电影,跟吴宇森导演拍过两部电影。很好奇,接下来有没有自己继续想合作的电影导演?

  佟大为:还挺多的。而且我觉得拍电影和拍电视其实有些东西是有共性的,但是有些时候还是有个性的。我觉得电影是个性更多的一个东西。所以每个导演有每个导演的风格,导演的风格正是有那么多的影迷的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我希望能够跟不同类型的导演多合作,然后多拍风格不一样的片子。

  当然我也希望能够遇到一个像昆汀或者是波兰斯基这类导演,能够参与到他们的片子。我说的就是这一类的中国导演,因为其实中国的演员走出去跟外国导演合作,因为文化的差异,其实很难达到一个我们预期的那种合拍片的好的效果。

  我觉得这两年年轻的导演,新导演出来,他们的技术,他们的这种风格化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厉害了。我希望能够有一